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特产资讯健康养生正文

眼皮这样跳要当心,可能是疾病的预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10 浏览次数:25

上周,出租车司机马师傅(化名)走进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温良副主任医师诊室复查,此时,距离他接受“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术”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如今,他白班夜班交替出车,再也不用担心眼皮和脸部肌肉抽动影响行车安全了,睡眠也好了不少。

开出租车的脸老是一抽一抽

那还怎么开车啊

今年41岁的马师傅老家安徽,来杭州工作生活十多年了,七八年前他开始开出租车,一直做到现在。

大概3年前,马师傅发现自己的右眼皮经常会跳动,有时候一天要跳四五次,每次持续几秒,因为没有影响生活和工作,他也没当回事。

后来,右眼皮抽动越发厉害了,有时候眼皮在动,嘴角也会跟着不自觉的抽动,马师傅到家附近医院神经内科就诊,被诊断为面肌痉挛。

“医生说的专业名词我也不大听得懂,但我当时情况不是很严重,决定先吃吃药观察观察。”

吃了两三个月的药,症状没有减轻,马师傅又尝试注射肉毒素。“一共打过三次针,每次只能维持小半年就会复发。”

去年下半年开始,马师傅的面肌痉挛越来越厉害了,抽动频率越来越高,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严重的时候几乎几分钟就要抽动一次,不仅讲话的时候抽,开车的时候也会发作,右侧面部肌肉‘挤’在一起,眼睛几乎睁不开,影响开车视线,有次发作时因为看不清前面路况,差点和前面的车追尾闯祸。同时,因为抽动,也影响到了睡眠,晚上睡不好,白天老是犯困打瞌睡,开车也不安全。”

出于安全考虑,马师傅不得不暂时停工一个月,四处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法,想来个彻底了断。

神经压迫血管造成面肌痉挛

显微镜下一点点分离血管和神经

神经内科医生向马师傅推荐了一位做面肌痉挛手术的专家——浙大一院神经外科温良副主任医师,这是马师傅第一次听到温良这个名字。

“温医生,这个毛病太痛苦了,我车子都没法开了,我想手术做做掉。”一见到温医师,马师傅迫切表达了自己的就诊诉求。

“我第一眼见到马师傅,他的症状确实蛮严重的,右侧脸部肌肉紧绷,一边说话一边眼皮和脸部肌肉不停在抽动,看上去非常难受。”

温良说,经过一系列检查和准备,他决定给马师傅实施“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术”:从右耳后侧开一个5厘米左右的切口,打开差不多一块钱硬币大小的颅骨,把手术显微镜放大到最大倍数,找到血管压迫神经的位置,用显微手术器械一点点分离神经和血管后,在神经和血管的中间放入垫片,然后再缝合。

“一般这类型手术2个多小时就能完成,但马师傅的手术做了3个多小时,因为他的血管和神经已经有黏连、血管对神经的压迫特别严重,对分离的要求很高,要在几毫米的空间内,在不影响血管和神经的前提下,一点点分离血管和神经,很考验医生的‘手工’。”温医师说。

面肌痉挛影响患者的

社交和生活质量

治疗效果最好的是手术

温良副主任医师的门诊,经常碰到一些眼皮跳、脸部抽动的患者来咨询是否需要治疗。温医师表示,一边的眼皮跳、脸部总是抽动,医学上叫做面肌痉挛,可以通俗地理解为“脸皮抽筋”,它的发病,与支配面部活动的神经被血管压迫有关。

“我常常和病人比喻,神经也是穿着衣服的,叫神经束膜,管我们面部肌肉活动的面神经在从脑子里发出的这一段神经束膜非常薄,如果正好被一根血管压住了,反复摩擦,时间久了,神经的衣服就磨烂了,面神经就不得不光着身子,这就会造成血管的搏动直接传导到神经上,造成面神经兴奋放电,表现在患者身上就是眼皮跳、脸部抽动。”

温医师介绍,面肌痉挛患者很多有长期疲劳、休息不足、抽烟喝酒、情绪焦虑烦躁紧张等病史,这些因素可以诱发或加重面肌痉挛的症状。

“面肌痉挛患者初期表现为持续性的眼皮跳动,嘴角抽动等症状,后期渐渐会发展为面部肌肉紧绷、眼睛睁不开。很多人会把面肌痉挛和中风、面瘫挂上钩,其实面肌痉挛和中风没什么关系,它最大的危害是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温医师说,特别是对于年轻的患者,眼皮跳、脸抽动会影响社交。

“我曾经接诊过一位年轻女患者,因为面肌痉挛,每次去相亲,对方都会盯着她的脸看,每次都不成功。还有一个跑业务的男患者,和客户谈判时,一紧张脸部抽动,单子都跑了。”

面肌痉挛如何治疗?温医师介绍,对于初次就诊的患者,一般建议先尝试药物治疗,刚开始服药都会有些效果,有的患者可以长期控制,面肌痉挛不会加重。但是很多患者随着服药时间增加,药效会慢慢变差,药量只要往上加,但是过大的剂量会引起副作用。

其次就是注射肉毒素,也就是“瘦脸针”。但是注射肉毒素也有问题,一般打针后一两年,快的三个月到半年,面肌痉挛会复发,只有不断打针来维持,但不少患者的脸部肌肉也会变得僵硬。

第三种就是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手术,这是目前为止治疗面肌痉挛效果最好的。术后一般面肌痉挛症状就会消失或者好转,是治本的。

专注于脑外科神经损伤与修复

只为让患者获得更好的预后

今年37岁的温良,从医之路算是顺风顺水,照着自己既定的发展目标前进。从住院医师到副主任医师,温良花了8年,一步不落。

2007年,温良从浙江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七年制硕士毕业,进入浙大一院,从住院医师开启从医之路。3年后,成为主治医师的温良,在神经外科,一方面在门诊、病房和手术室诊治各类患者,另一方面,轮岗急诊抢救危急重症脑外伤病人。

2014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一个工地高空坠落的患者送到浙大一院急需抢救。温良赶到急诊见到伤者,30多岁的年轻男性,脑壳破碎,脑浆裸露在外。虽然看起来颅脑损伤非常严重,但当时的CT等检查显示,伤者虽然是开放性颅脑损伤,但只要救治及时,还有希望好起来。

由于家属远在湖南不能及时赶到,在电话联系到家属后,温良汇报医院总值班后毅然决定为患者开通绿色通道,把破碎、污染的脑组织清创处理,修补脑膜和脑壳,为伤者完成了急诊手术。之后,患者一路慢慢康复,如今生活能基本自理。

温良说,这么年轻的患者,上有老下有小,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作为医生要敢于担当,如果救活,就等于挽救了一整个家庭。这之后,他更坚定了专注脑外科神经损伤与修复方向的信念。

在主治医师期间,温良完成了一项国家级课题,凭借弥漫性轴索损伤(一种严重的脑外伤类型)修复研究,他成功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的资助,并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

经过5年主治医师的临床打磨,加上科研学术上的出色成绩,2015年,温良顺利晋升副主任医师,并给自己定下明确的专业方向——主攻神经创伤和修复手术。近年来开展的植物人促醒、面肌痉挛和三叉神经痛微血管减压等神经修复手术,获得了较好的效果。

如今的温良,已是浙江省创新学科(浙大一院神经创伤学)后备学科带头人,并且开始在全国的学术舞台上崭露头角,担任了中华医学会创伤医学分会青年委员、神经创伤学组委员。

他的神经创伤与修复技术,也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每每有面肌痉挛的患者想要手术,同事们都会把他推荐给患者。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